欢迎访问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九研究院第十三研究所官方网站
欧佩克维持原产量油价走低 航空运输多板块受益
作者:    发布于:2015-06-09 12:34:09    文字:【】【】【

国内成品油价格调整“窗口”再次打开。国家发改委在8日下午正式发布了油价调整通知,“国内汽、柴油价格每吨分别降低110元和105元,测算到零售价格90号汽油和0号柴油(全国平均)每升分别降低0.08元和0.09元,调价执行时间为6月8日24时。”

资本市场早已闻风而动。受油价下调预期及央企改革等多方利好影响,沪深两市中航空运输、中石化系股票集中爆发。其中,航空板块东方航空、海南航空、南方航空、吉祥航空等6只股票涨停。此外,中国远洋、中海集运、中远航运、招商轮船等航运股也大涨4到8个点。中石化系中,中国石化、泰山石油、石油济柴等股票也上涨4个点以上。

“国际油价保持在50到60美元的低位,对中国油气及航空、运输等产业发展,都是利好消息。”6月8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安迅思能源研究中心总监李莉与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等业内人士认为,国际油价低位运行,是中国油气改革、原油战略储备、油气企业“走出去”的战略机遇。

欧佩克死磕美国页岩油 油价走低

上周五,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在原油量产会议上就原油产量达成一致,仍旧维持每日3000万桶的产量。

这是去年11月以来,欧佩克组织第二次决定维持产量不变。按照欧佩克的逻辑,以沙特为首的中东石油“土豪们”将继续用价格战跟美国为主的页岩油“新贵”死磕到底。

事实上,欧佩克的价格战也起到了一定的效果。据美国油服公司贝克休斯最新数据显示,5月美国钻井平台开工数降至889台,相比去年同期1859台的水平下降了52%。

自今年1月最低谷以来,随着美元指数回调、美国原油库存增速下降以及地缘政治风波不断等因素影响,原油市场逐步回暖。国际油价在4月份一度大幅反弹20%,截至目前,布伦特原油和美国WTI原油各自反弹了近30%。截至6月5日,美国WTI原油价格处于59.13美元/桶;布伦特原油价格为 63.31美元/桶。

接下来国际油价还会继续反弹吗?对此,安迅思能源研究中心总监李莉向记者分析,从欧佩克第二次维持产量不变来看,国际油价恐怕很难在短期内恢复到80美元的高位。“因为从供需来看,目前国际原油市场供应过剩的情况仍未改变。”据其估算,美国页岩油产量将在2016到2017年达到峰值,在2017年之前,油价很难找到大幅上涨的动力。“中短期来看,反弹到60到70美元的概率还是比较大的。”

但林伯强则对记者指出,随着页岩油技术革命深化和新能源的发展,目前全球非欧佩克成员国的原油供应已经超过60%,欧佩克已经无法像以前那样靠产量增减来控制国际油价。

“随着美国高成本页岩油公司的被迫出局,原油市场供需将逐渐趋于稳定。所以,油价保持在低位的时间不会维持太久。据大摩等机构报告,国际油价未来有望回到70美元左右的水平。”林伯强称。

油价低位:中国的战略机遇

“国际油价保持在50到60美元的低位,对中国油气及航空、运输等产业发展,都是利好消息。”在采访中,李莉与林伯强等业内人士都认为,目前的低油价,是中国油气改革、原油战略储备、油气企业“走出去”的战略机遇。

此次成品油价格调整幅度,是按照现行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根据6月8日前10个工作日国际市场原油平均价格变化情况计算确定的。

在李莉看来,油价维持在60美元以下的低位水平,对国内油气企业、下游相关产业及油气改革都是有积极作用的。“航空海运及化工的原料成本保持低位,有利于这些产业降低成本。更重要的是,低油价提供了相对宽松的市场环境,大大减少国内正在推进的油气领域改革的阻力。”事实上,受油价下跌因素影响,中石化第一季度尤其是炼油板块的业绩正在回升。

“但经营重心在上游开采板块的中石油可能压力会比较大。”李莉称,整体来看,低油价还是会让国内油气、航空、海运等板块受益,对油气改革也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据林伯强估算,相比此前150美元的高价,现在“打5折”之后的国际油价可以让中国石化、航空等产业每年总计节省1000亿美元的原油成本。林伯强称,油价保持低位,对相关产业甚至中国经济的增长都意义重大。

林伯强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比油气改革更重要的是,这一段预计为期不会太长的低油价时期,将是中国提高原油战略储备的重大战略机遇。

5月28日,中石化官方微信号“石化黑板报”发布文章介绍了我国石油战略储备的相关情况。

文章称,“在伊拉克战争以前,中国在能源储备建设方面的紧迫性并不明显,加之当时国际能源市场较为稳定,且油价低,所以在是否建立石油战略储备的问题上彷徨多年。”

“直到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爆发再次开启了国际油价不断攀高的历史,在此压力下,中国正式启动了三期工程,计划全部投用后将使中国的战略总库存提升至5亿桶,相当于不到7000万吨。”

2014年底,国家石油储备一期工程正式建设完成,在镇海、舟山、大连、黄岛4个国家石油储备基地储备原油1243万吨。第一期工程的储备能力占三期总计划的五分之一。

但是与中国年消费5亿吨的原油需求、即将超过60%的对外依存度相比,目前一期工程1243万吨的战略储备远不能满足需要。

按照该文章估算,这1000多万吨原油规模仅够用9天(国外平均至少90天)。即便加上商业储备的原油存量,最多“还能坚持十二三天”。这还是按静态计算,如果算上增长的部分,未来我国石油需求的峰值大约在8亿-9亿吨,2040年前后。也就是比现在的5亿吨,还要增长近一倍。

因此,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湘洪在今年两会上就出了相关提案,呼吁中国提高中国原油战略储备,并加快建设储备设施。

曹湘洪认为:“现在中国和国外90天至180天的原油储备水平相差较远,国家战略储备和商业储备都要加快建设,首先是要多建设储备设施,解决原油的存储问题;同时,中国应利用全球能源需求下降的时机增加石油储备。”

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林伯强也强调当前油价低位是一个重要的战略契机,“不仅是油气改革的窗口期,也是中国石油战略储备及油气走出去的重要机遇。”

林伯强认为,与去年每桶100美元以上的时间段相比,现在五六十美元的成本,国内有实力的油气企业可以美国等地抄底一些优质的页岩气资源或公司。

“我们必须抓紧当前这段油价低迷的时机,加快石油储备基地、原油库的建设。”林伯强称